有文 有思 有趣

来源:浙商女杰网 发布时间:2018-04-13 14:12:59
    这些年,《东阳日报》主任记者吴旭华积极参与乡贤赵一豪先生发起的东阳 “三分堂”人文展事,19场展事一场不落,持续不辍地推出19篇厚重报道,最终以《余香集》结集出版,“既厚重鲜活,又张扬着思辨的理性,避免了表象的虚浮”(祝晓虎语),有文有思有趣。
    言之不文,行之不远。人文报道并非新闻中的热门,甚至是冷门,感兴趣者寥寥。因为它类似于报告文学,对记者的人文素养要求颇高——既要有做常规新闻的敏捷思维,又要具备打磨文学作品的学识修养。所幸,吴旭华既坐得住冷板凳,又走得了荒山径——凭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探赜索隐,理论功底扎实;常年在一线跑人文新闻,驾轻就熟,下笔有神。在收录的19篇文稿中,虽不敢说篇篇都是精品佳作,但常常出其不意——雄强而冷静的文风,细腻而清新的笔触,灵动而丰赡的意蕴,俯拾皆是。譬如,《娑婆世界体悟般若》是这样开篇的:“阳光很好……经落地玻璃窗过滤的阳光,温柔地洒在(三分堂)室内,满室佛像或慈眉善目,或金刚怒目,嘴角透着淡淡的悲悯。”只因无缘得见,我便扪心自问:佛像“悲悯”什么?吴旭华写道:“佛像之美,无须言说,也无法言说。每个人对美好事物都有不同感受,这些佛像就是佛性在人心中的直接外观,也是人性的直观反映。”
    东阳乃百工之乡,钟灵毓秀,人才辈出,木雕、竹编工艺在国内乃至世界堪称一流。即便是一根竹子,在东阳匠人手中,就有演绎出一万种美好的可能。不过,“一段废弃的竹材,有没有可能被赋予新价值,甚至超越竹子的精华部分?东阳一位70后民间工匠,怀一颗文心,凭一腔创意,用废竹雕镂的艺术品颠覆了世人对竹雕的传统印象……于是,一茎荷花、一缕水草,都有了飘逸超迈的韵味。”(《文心所至 废竹可镂》)
    王昕教授供职于中国美术学院,数年间收集了浙、苏、皖、赣、湘、闽等省份的1800余方木雕花板。弄斧要到班门前。伴着九月的秋雨,他带着百余方传统木雕花板前来“木雕之乡”东阳,邀约同好 “雕花循梦”——于是,吴旭华开宗明义,秉笔直入:“雕者,工也;花者,象也。此‘工’出自民间,归于乡里,犹如攀于老墙的藤蔓青苔,在自然而然间尽显匠心艺韵;此‘花’祥瑞亲和,教化礼人,宛如长于后院的幽兰冰梅,在缤纷璀璨中绽放风情气象。品雕之工,赏花之象,循究昔日民俗之道,梦圆今朝生活福祉,是为‘雕花循梦’民间传统木雕花板展览之期许。”(《雕花循梦 温故思新》)
    文以载道。道,既是规律,也是思想。“美术、音乐等艺术,是最接近心灵的教育通道。”如今,年轻父母“望子成龙,盼女成凤”心切,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熟练掌握一二门艺术技能——即使不藉此谋生,也可丰富人生阅历。至于如果寓教于乐,因材施教,绝大多数家长心中无数。而在《当童画遇上私塾》中,吴旭华列举几幅“用色明快而不俗艳,造型率真而有清趣”的童画,十分巧妙地阐明了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何鸿先生的教学理念:“美术教育不仅是教育孩子绘画,更要教给他们美术思维,教给他们思考世界的方式,促成孩子发现美、表现美、感悟美。”
    一个人的教育观就是一个人的世界观。何教授竭力推崇“有氧绘画”,强调保护孩子的天性,“喜欢画就让他画吧,不要问为什么,画画可能是他记录事情的方式,也可能是他情感的宣泄,大人不要有功利的想法,更不要去说‘画得像不像’,以形态的接近,抹杀神韵的养成。绘画不是摄影,不要过分追求真实,而要成为我们观察孩子内心世界的窗口”。
    “有文”结伴“有思”,才能收获思想的谷粒。细细披阅,《余香集》凝聚着作者的热情与智慧,跳出了一般人文报道高大上的窠臼,抒情不娇情,载道不说教,有一种化繁为简,变乏味为有趣的艺术魅力。
    “心有沉香,不畏浮世。”(林清玄语)《余香集》虽无序言,却有《新闻战线》杂志主编祝晓虎写的《沉香》,实乃不是序言之序言。
    沉香是稀缺的奢侈品。所有名贵香水都有沉香的成分,它保持着香气的沉稳。沉稳是向下的力量,正如沉静也是一股巨大力量。《余香集》不是沉香,却又像沉香。因为“‘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新闻是易碎品,旭华借助人文报道,保存了在‘三分堂’内举行的一场又一场美好的展事,同时保存了一座城市、一群人对人文精神的护持与追寻轨迹。”(祝晓虎语)
    诚哉斯言!
(来源:市场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