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材料涨价行情再度开启?浙江制造业“承压”

来源:浙商女杰网 发布时间:2018-04-11 11:43:54
   “需要装修的抓紧时间吧,环保税已经开征,今年装修价格又要上涨了。”近段时间,随着装修进入旺季,市场可谓“涨”声一片——调查显示,和去年同期相比,目前杭城装修市场上整装成本涨幅已达10%左右。
    事实上,还不仅仅是装修材料。导报记者了解到,如今,从氟化工原料、生产电脑所用的PCB上游材料,到纺织用的染料等等,似乎都进入了又一波价格上涨通道。这个春天,面对成本上升的层层加压,浙江企业们也不得不在困境中持续找寻突围的各种路径。
    “很多装修材料厂家开始进行较大幅度的提价,到目前整体装修成本的涨幅已达到10%左右。”
装修价飙涨
    “由于不着急入住,房子就没装修。现在一看,价格真是涨了好多啊。”在杭州一家IT企业上班的邵先生去年在城北买了一套房子,由于是“改需”住宅,装修进程一直悠悠搭搭。
    到了今年,看着一同拿到钥匙的朋友已经入住,邵先生才开始着手装修,却发现各种装修建材、人工、家具都全线涨价了,之前谈好的优廉价格不复存在,装修成本增加了2万多。
    邵先生的感觉,在不少装修建材和家居市场,也得到了印证。
    “你看这款沙发,年前的时候10000元一套就可以拿走,但现在就到了12000一套,客户再后悔也没法办了,进货价就涨了这么多,我们的销售价也只能跟着涨。”4月7日,在汽车北站的月星家居卖场,一位家具品牌销售员这样告诉记者。
    同样地,建材和装修环节,价格也是一路走高。
    采访中,杭州一家装饰企业负责人方先生表示,装修材料价格近几年一直处于上升趋势,尤其是2017年下半年起,很多装修材料厂家开始受环保政策影响,进行较大幅度的提价,到目前整体装修成本的涨幅已达到10%左右。
    他表示,仔细分析起来,装修涨价的原因有很多,但原材料涨价肯定是关键因素之一。
    一个典型例子来自基础装修阶段常用到的一种密封材料——生料带。
    “去年这个时候,原材料价格是4万元一吨,到了下半年涨到5万元一吨,年底就涨到了6万多元一吨,而现在涨到了8.8万元一吨,接下来还要涨。”方先生说,生产生料带所用的原材料是聚四氟乙烯,受源头的供给分配,以及环保政策等影响,从去年以来,聚四氟乙烯的价格一直在小碎步上涨,一年之间,原料价格已经翻倍。
    一卷小小的生料带只是冰山一角。
    导报记者了解到,和装修相关的纸箱、煤炭、泥沙料等价格也是一天一个价。比如陶瓷行业,受煤炭、化工熔块、运输成本、包装等方面价格的全线上涨影响,每平方米的陶瓷制品成本价涨幅在2.3元左右。
    又比如建材玻璃。
    来自中国玻璃期货网的消息显示,今年以来,玻璃迎来全国性涨价潮,从3月7日开始,华东地区厂家纷纷宣布提价,玻璃现货报价上涨20元到40元左右。
    “大量不达标的建材原料生产企业被关停或整改,导致玻璃产量大幅萎缩,从而提价。随着年初出台的 《水泥玻璃产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贯彻实施,今后还会有更多玻璃生产厂家和生产线被关停,而所剩厂家,也会因增加环保投入而提高运营成本。”对此,浙江省装修协会材料分会的相关负责人称。
    “碳化钨粉从去年初的每公斤180元左右涨到去年底的每公斤269元左右,全年飙涨了逾50%。”
上行通道再度开启?
    装修之外,这个春天,电器制造、纺织印染、化工等行业企业同样深切感受到了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压力。
    切削刀具是机械制造中用于切削加工的刀具,也是精密五金加工制造行业的一个重要分支。在杭州、台州、金华等地,分布着不少类似的生产加工企业。
    前段时间,随着国内切削刀具的代表之一株洲硬质合金宣布涨价,很多企业也接二连三发出了涨价通知。比如,永康一家刀具生产企业就表示,4月2日起,部分产品价格进行调整约10%。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是这轮刀具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对此,企业工作人员张遥表示。
    一个事实是,自2017年起,硬质合金原料价格持续上涨,导致了硬质合金产品生产企业生产成本大幅上升。
    而在此之前,硬质合金主要的原料碳化钨粉,从去年初的每公斤180元左右涨到去年底的每公斤269元左右,全年飙涨了逾50%。另一个主要材料钴的涨幅也很大——记者获悉,整个2017年,钴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
    同样地,在杭州、绍兴等地,因为染化料成本大幅上涨,今年以来,从染料中间体到染料再到染费,染料行业也迎来一轮自上而下的涨价潮——
    去年底,分散染料提价;
    1月,活性染料主流生产厂家报价上涨。此次涨价的主要原因,在于活性染料最主要中间体对位酯价格大幅上涨;
    同月,几家染料龙头联合提价;
    3月1日,分散染料再次提价。其中,分散黑ECT300%出厂价上调至50元/公斤,与去年同期每公斤28元相比,上涨接近80%。
    在上述4次染料提价中,染料中间体上涨导致原料成本加大无疑是染料提价的重要因素。
    除了染料,氟化工材料也是如此。
    今年前3个月,作为氟化工材料的重要原料,萤石、氢氟酸的价格大幅波动,先是在2月创下2011年以来的历史最高价,萤石、氢氟酸价格较去年11月底分别上涨了17.42%和28.42%。随后3月中旬价格稳定在高位,制冷剂及终端下游产品价格也出现了震荡。
    邹恒是浙江中龙制冷剂有限公司的销售经理,他表示,这波上涨除了原材料市场供应量不足之外,下游中央空调、家用空调、冰箱等商品需求上涨、市场景气度提升,厂家加紧旺季备货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氟化工原料市场供不应求的矛盾,从而导致制冷剂价格的一路走高。
    如今,对于眼下原料价格的波动和大幅涨价趋势,业内多数人的观点都倾向于和环保政策以及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密切相关。
    “由于环保因素,对于部分污染大的原料生产企业进行了整治,整治过程中难免关停一部分,而市场需求量却并未减少,最终导致原料供需关系发生变化,所以涨价。其次,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对落后产能的大幅淘汰,令产能紧缩,也是导致供需关系发生变化的原因之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如是说。
    “不同规模的企业,其原料的采购规模、议价能力和库存能力大不相同,抗涨价能力自然大不相同。”
破“涨”之道
    不难发现,像今年春天这样的原材料涨价潮,从2016年至今已经出现了好几波。在这样的状态下,浙江不少制造业企业的应对机制也开始激活。导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面对原材料涨价潮,很多企业都选择了积极应对——
    比如,有的企业提前与上游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半年或一年的期限内,提前锁量、锁价,实在不行就先锁量。
    有的企业则建立了供应商持续评价制度,对主要原材料的采购,不依赖于单一供应商。并且,定期根据供应商合作期间所提供原材料的品质状况、生产技术能力、价格、交期、服务等项目对供应商进行评估,确保生产供应商的生产能力、品质能力以及供应价格能满足本公司的需求。
    不过,单纯从材料成本上下功夫空间毕竟有限,因此,通过机器换人、引入专业的生产控制软件、优化管理方式提高内部生产效率等途径来减少用工量、降低成本,俨然获得了多数企业的认可。
    湖州森诺氟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研发膨体聚四氟乙烯微孔膜及其相关复合产品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为环保过滤材料和功能性服装面料,其生产过程中需要用到大量的氟材料。
    “它的价格和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60%左右。”总经理俞锦伟说。
    如何消化这个成本?他表示,森诺选择的方式是生产创新和加强管理,以及通过创新产品提升竞争力。
    和森诺一样,作为一家汽车用密封件生产企业,浙江通驰油封科技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沈女士也深味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她表示,旨在积极应对,他们正在提升主打产品的质量,并且在研发创新上苦下功夫。
    “我们的生产方式在进行改进,比如原本用人工的,我们改为用机械化、自动化去替代,以降低成本。”沈女士告诉记者,接下来打算继续从搬运、生产工艺上着手降低成本,并增加更多的自动化车间,以提高生产效率。
    不同于通驰,浙江普力兹克铝型材有限公司应对原材料涨价的路径则是比拼服务和设计。
    “我们企业已经开始迈出单纯的制造环节,为客户提供制造加服务的整合解决方案。”负责人徐先生表示,一味在价格上较真,还不如通过整合产业链的相关资源,开拓市场、增强抗风险能力,比如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实现精细管理,降低成本。
    诚如上述企业,采访中业内人士也告诉导报记者,不同规模的企业,其原料的采购规模、议价能力和库存能力大不相同,抗涨价能力自然大不相同——
    对于那些拥有足够资源支撑、有足够能力抵御通胀压力的企业来说,涨价可能是一次实现大扩张、大发展的机遇,但中小企业由于在市场上缺乏定价话语权,涨价对行业缺乏影响力,因此,练好内功、保市场求生存才是第一位的。
企业改进生产工艺,抵御原材料上升压力
(来源:市场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