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企谱茶经

来源:浙商女杰网 发布时间:2018-04-03 09:47:15
    这个春天,茶不啻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而由这一片“神奇的东方树叶”引发的经济风潮,忙碌着的亦不只是茶人们。
    3月末,在建德开茶厂的陈建军一直在考虑:围绕企业自种的500亩茶山,辟出集餐饮、休闲旅游等“一条龙”服务。趁着三四月茶山最美时刻,他想多策划几个活动,赚足一波人气。
    而在浙江东来天然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厂区里,工人们同样也在争分夺秒。他们在做的,是对安吉白茶进行深加工——制成一片片淡绿色的含片,让白茶可以“含着吃”。
    一直以来,浙江茶闻名天下,如今,围绕着它衍生出的餐饮、旅游、休闲、深加工等一系列茶文化产业,也成为浙企们争相追逐的“奶酪”。

    “对我们来说,这是个丰收年”
今春,茶正好
    3月31日,晴。
    建德市乾潭镇种茶大户老吴的200亩茶园里,采茶工们正舞动着指尖,将一片片嫩芽快速摘下,旋即放入挎着的竹篓中。
    “我们是26号正式开采的。”老吴说,前段时间,由于气温上升,茶叶生长速度较快。雨水充沛,光照充足,使得今年首批春茶的品质出众,口感更鲜爽、香气也更浓郁。
    在他家的茶园里,种植的茶叶有中白1号、龙井43等多个品种,和去年相比,明前茶的产量要高出一成左右。
    老吴的茶园,是今年浙江春茶生长的一个缩影。
    来自浙江省农业厅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省已有171万亩春茶开始采收,产量7300多吨,产值超过2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9%和42%。
    除了产量、品质提升,相较往年,今年浙江早春茶上市的时间梯度也并不明显。比如,浙南地区早春茶开采时间平均推迟了约一周,浙北地区则提前了1至2天。
    2月底,丽水松阳各地的早春茶乌牛早品种开采,不少茶商以此炒制出一批春茶茶干,这也是今年浙江市场上最早的一批春茶。差不多时候,温州永嘉的乌牛早茶采摘也拉开了帷幕。在这里,乌牛早茶的种植面积有5万多亩。
    “对茶叶生长来说,今年的天气很好。气温都是5到12度以上,茶叶生长非常适应,往年有几年冷得比较厉害,茶叶刚采的时候就是零下了。对我们来说,今年是个丰收年。”有当地茶农表示。
    3月5日,开化龙顶春茶上市,数量比往年同期增加了一倍多。记者在采访中得知,今年一季度,开化茶产量约260吨,产值近2亿元。由于气温上没有像去年那样受冻成灾,产量同比增长了20%左右。
    3月18日,头拨西湖龙井茶开采。
    专家表示,由于3月底到4月上旬雨水不多,气温适宜,有利于采摘和制作高品质的西湖龙井茶,预计今年龙井茶产量在140吨左右。
    3月26日,安吉白茶正式开采。
    导报记者了解到,今年安吉白茶的种植面积、产量较去年均有所提高,并且受连日春雨以及后期充足阳光的滋润,白茶的品质比以往更好。

    “用占全国10%的茶地,做出了全国20%的茶产量、30%的茶产值”
靠茶吃茶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从古至今,浙江都是茶叶的重要产地之一。关于浙江茶,有这样一个说法,那就是:用占全国10%的茶地,做出了全国20%的茶产量、30%的茶产值。
    一个事实是,因为遇上丰收年,今年,浙江人靠茶吃茶的生意也可谓越做越有劲。
    黄善强是奉化安岩茶厂的厂长,今年春茶采摘后,他就忙得不可开交,客户要求送货的电话催得很紧。
    “客户越来越多,每天的销量都在增加,现在都是以销定产。”黄善强说,从事茶业31年,自己总是早早委托专业的服务机构提供采茶工,以确保及时采摘和生产。
    作为乾潭当地的种茶大户,老吴和妻子经营着200余亩茶地,每年干茶产量在3000斤以上。随着茶园生产、管理日渐走上高效生态规范化道路,夫妻俩也尝到了经营水平和经营效益提高后带来的丰厚利润。
    老吴告诉记者,自家产的茶叶,主要销往杭州、上海、江苏市场,加上育苗的收入,一年仅茶园收入就有20万元以上。
    “这两年名优茶占比开始下降,适合大众消费的优质茶逐步上升。”他说,通过机采、鲜叶分级、分级加工、配套精制等提高产品品质,茶叶价格已经从以前的每公斤10元以下提高到每公斤100元左右。
    和老吴家略有不同,杭州玺鼎茶业有限公司的500亩茶山上,种的都是白茶。
    从3月底开始,茶山上每天都有很多妇女在茶园里采摘白茶,然后送到茶厂,加工后就成了高山白茶。
    由于海拔在400多米到600多米之间,常年云雾缭绕,这里的茶叶吸收了湿润的空气,长得特别水灵,品质也特别好。
    “我们现在有新安1号白茶500亩,还有黄金芽50亩。”负责人陈建军表示,眼下除了制茶售茶,他还计划辟出集餐饮、休闲旅游等 “一条龙”服务,准备在茶山的高处建起一条长长的观景长廊。
    诚如陈建军,围绕着茶园、茶山做休闲旅游开发,一直是茶产业链上一个绕不过的命题。
    开化长虹乡的中山堂茶园有300多亩茶山,种植的大都是开化龙顶绿茶。在这里,不仅可以观景,还能体验采茶、欣赏茶艺表演,在茶园中喝上一杯新鲜的极品龙顶。
    茶园之外,靠茶吃茶的还有各式茶馆。
    位于南宋御街的和其坊茶馆,是杭州清茶馆的典型代表。借鉴不同时期的茶文化产品,和其坊将传统书画、版画、拓片等,都融入到了茶产品的包装设计中。负责人陈华亮说,茶馆除了“卖茶水”,还特意将茶叶与文化相结合,以引起消费者的共鸣。
    无独有偶。杭州茶都名园里的“树叶茶院”,也是一家典型的清茶馆,但“卖茶水”的营业额在总额中的占比同样不到10%。
    “茶馆为茶客和朋友提供了一个聊天的平台,现在茶文化的推广和茶艺培训才是主业。”茶馆主人陈女士说。

    “传统制茶工艺不能丢,但深加工发展是趋势”
打造产业链闭环
    时至今日,除了“靠茶吃茶”,与其相关的深加工产业链同样越拉越长。
    比如,浙江东来天然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就把安吉白茶制成了一片片淡绿色的含片,不仅提炼了白茶中的精华,还让其在保持原有品质的基础上增加了经济效益。
    “对白茶深加工来说,这是一个突破。”公司负责人吴慧斌说,早前通过聘请国内外专家进行技术指导,经过反复试验后,企业成功研制出了安吉白茶含片,让白茶由原先的只能“喝”变成了真正可以“吃”。
    “我们用的是当年新采的优质白茶,经超微粉碎打粉工艺制作而成。这种超微粉工艺的好处,就是能避免安吉白茶中所含营养成份的破坏,确保产品营养成份始终均衡一致,最大程度保留安吉白茶的精华。”他表示。
    眼下,除了企业自身发展,安吉白茶含片这种新的深加工工艺也给白茶产业带来了不可小觑的提升作用。
    对此,吴慧斌算了这样一笔账:一亩白茶平均生产30斤安吉白茶,每斤按照500元计算是15000元,如果把白茶直接加工成白茶含片,一亩白茶可以增加效益20倍以上,也就是说,一亩白茶年产值可以达到30万元。
    和吴慧斌一样,浙江振通宏茶业有限公司范正荣也是茶叶深加工的试水者。
    在企业里,两条深加工生产线年产量达2000多吨,年消耗干茶1万余吨,不只可“吃”尽松阳所有茶园的茶叶,还同时辐射带动邻近的遂昌、云和、武义等县和福建、云南、四川等外省的茶园基地。
    “普通的茶叶制成速溶茶、抹茶后就成了高端产品,不仅是生产茶饮料的上好原料,还可广泛应用于食品、化妆品等多种行业。”他说。
    茶含片、抹茶粉之外,还有茶多酚。
    这段时间,浙江派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忙着到处收购茶叶,不过他们盯上的,是茶农制茶后丢弃的茶梗、茶末等“下脚料”——车间工人把收购来的干茶,倒入提取罐里,提取出含有茶多酚等营养物质的液体,再经过十多种分离工序,最终制成茶多酚或者茶黄素。
    记者了解得知,目前企业每天向各大茶园收购10多吨茶叶,通过深加工提取茶多酚等有效成分,主要出口到欧美地区的制药公司。
    其实,茶叶深加工的市场潜力,不啻是吴慧斌、范正荣等人热衷茶叶深加工的原因所在。
    “在欧美国家,茶叶深加工产品已经被大众接受,国内则还是一块刚刚被开发的市场。传统制茶工艺不能丢,但深加工发展是趋势。”对此,有专家表示,它能有效延长茶产业链,构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闭环。
(来源:市场导报